发布日记

转发雪岭微信默认日记本

2019-01-17 10:34 | 325次阅读 | 0条回复

转发雪岭的微信

高中雪岭与我、宏伟(打工老头)同班。雪岭与我同年同月同日生,我正午他黎明是兄。毕业后雪岭混的最甩,曾任我县老干局副局长,报社副社长,日报主编、广电局副局长、党校副校长。基层工作离不开酒,加之他爱这口,最后身上安了二个支架。我当作家后毎次见他都说:“写点东西吧。”他说:“见字就头痛”我说:“那时你写是当吹鼓手,不是真情实感,伤神。现在写是娱乐。”他不写。最近他女儿教他玩微信。他给我发了点文字。我看有再提笔的兆头。转发在此,意在帮我完成每月两篇的写作计划:

一、铸金酒杯之感想

胡君在《上坟随笔》一文中提出铸金酒杯一说,颇感新意,甚为赞同。后读母兄大作也发现他甚赞此事,由此更增添吾之决心。

吾三人本是同窗好友,且皆好酒。尤其是我,而立之年后即在家独自小酌,几十年如一日。即使在近十年多病 缠体的情况下,仍每日小酌,酒已成为今生吾之最爱。

吾三人都嗜酒,但均非酒囊之辈。胡兄为人豪爽,广为结交;有文学天赋,有财务管理经验。退休后,笔耕不辍,功夫颇深;帮人经管财务,有可观收入。母兄聪明好学,知识面广。文章作品竟达六七百篇之多,毅力之大堪称奇迹!虽过六旬,仍月收入万元,岂非常人能比。而我本人,年轻时也算是有所作为,只是到了53岁后,一体多病,很想干点事又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我今生有幸与二人为友,对二君提出的铸金酒杯以传后人之设想决计在本年度实施,不知二君意下如何!

二、想念周兴昌

人老好忆往人往事。近期老想起高中时期的同窗好友周兴昌,小名猫子。猫子为人忠厚老实,少言寡语,从不言语伤人,也不阿谀奉承 。我与他交往大概在高二之后。他与我母宏伟三人可为相互交心,互诉衷肠,互不设防之好友。

记得刚毕业那年,我和他都回乡种地。有一天下午,他和母兄相约去看我。在村里寻找不见,一直跑到十多里外田野里找到我。我当时看见两位老友十分激动。可当时家庭条件差,未能留住他们吃顿饭,至今想来还很愧疚。后来,周兄参了军,我当了民办教师,相互之间常有书信来往。几年之后,周兄复员,我进了城,就再也没见到面。

近四十年 过去了,中间无任何来往,我没去主动找他,这是我之过错,想来真是懊悔。而周兄没来找我,这正是他的高尚之处。我在底层时,他主动看我,与我交往;而我在高处时,他却又主动放弃。我想这并非是他不知道我进了城,肯定是不愿有丁点攀附之嫌。

如今我已退休两年,有的是时间,设想今年与母兄相约去看看猫子,叙叙旧情,问问当今,并向他致歉,以减轻过去的过失。

三,同窗楷模王爱章

王爱章,乃高中同窗。王兄言词不多,为人朴实;谦虚谨慎,不喜张扬;无花言巧语,不瞎吹乱拍。毕业之后,我与之接触甚少,但印象深刻,并视其谓同窗之楷模。

记得爱章兄在我们班并不太引人关注,其实他有心志、有水平、有才干,只是没显露而已。毕业后参军,提拔为副团级干部,后转业到地方,现享受正县级待遇,在我们班可谓级别最高。这正印证了人们常说的“真人不露相,露相不真人” 这一至理名言。

前不久,他请我们几个老同学(永忠、家和、防修)吃饭,言谈举止间依然是谦虚友善,和蔼可亲,我为有这样可亲可敬的好同学由衷高兴!如若评价不当,敬请谅解。

四、 与家和交友之回顾

与家和交友已四十余载。未曾忘记,高中临近毕业时,同学们闲暇之余,常对世事国事、道德论理、世界观、价值观等问题展开辩论,而吾之观点与家和颇多相近之处。至此二人好感开始形成。

1975年高中毕业一年后,二人皆为民办教师,相见机遇很多。记得家和结婚时,我前往祝贺,被奉为上宾,专门为我摆一桌酒席,其父亲自陪我,高兴得我喝得酩酊大醉,次日才返回家。

1982年,我考入师范,想到曹兄聪明能干,学业在我之上,却仍是民师,实感婉惜。于是我便利用星期天时间多次劝他参考,早日跳出农门。不想他竟不很乐意,想着修理钟表(无师自通)发家致富,成百万富翁。金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我最终还是劝说成功。结果他不仅考上,且名列前茅,还被选为学生会主席。

曹兄毕业后分配到欧庙教管会,我进了襄樊市。此后20多年时间里,只要我回欧庙,就常在他家喝酒、聊天、打牌,甚是快乐!

家和本是个才华出众、能说能干之人,但因不会钻营投机,不会奉迎阿谀,所以未得以重用,实在令人叹惜!不过有才之人终会发光,曹兄今虽退休,心脏还安了支架,却仍在发挥余热,为某机关修志,月收入数千元,实在令人敬佩!

我与家和交友40多年,相聚甚多,从未间断,可称得上学友、酒友、牌友、病友(我也安二支架)。但愿前面“三友”长存!让后面“一友”消失!

待续